特别策划 | 2020的白日纤尘

时间:2019-12-31 16:31 来源: 作者:木木

[摘要]挫折和瓶颈,也许是在为伟大的新开端,做一番痛苦而不自觉的铺垫。于是我们想,2020来临之际,不妨怀抱初心,迎接新的一年,是为“初新”。

当2020年的阳光即将扫射国际日期变更线时,人们才会恍然记起,21世纪已经过去了1/5。

21世纪的曙光和欢呼似乎又近在眼前,那时人们期待的愿景,不少是把坐标放在2020年。现在看,其中大部分结果,想必是令人失望的。

有了2019年的种种纷乱、扰动、低徊,我们恐怕已经对2020的预期做了大幅修正。但是,无论多少纷扰和尘埃,都不足以阻止2020的阳光。

没感情的数字

寰球从未同此凉热,盛世扩张、内卷收缩。

PSA(标致雪铁龙)和FCA(菲亚特克莱斯勒)的合并,是业界重量级并购案。它们本身就是合并的产物,现在再次简并,重演了二战前车企数量急剧坍缩的历史。

上汽和广汽突如其来的合作,又一次大声宣告了这个冬天有多冷,好在还有另外一种解读,中国车企终于学会了互相拥抱,一起打拼更广的未来。

前几年Tier1零部件企业的几次大并购效应终于传导至整车,这预示着趋势已成惯性,不会很快消失。

庞大濒临破产、边缘化车企一再陷入破产传闻,供应商资金链断裂警告让上下游风声鹤唳。电气开关制造商国威科技陷入破产罗生门,刹车片制造商信义集团破产。幸好没有Tier1供应商震撼倒下,不过后者都与主机厂深度捆绑,不容易垮台。中小供应商的坏消息此起彼伏,令人乏味。

2019年的销量数据还要再等一个月才能出炉,但主要市场,包括中国、美国、欧盟、日本、印度都注定都是负增长。

小民生计,汇总成数字,就会变得莫得感情的路人。

电动化的“坑”

编剧告诉我们,包袱抖得不要太晚,也不要太慢,否则看客会失去耐心,电动化就是堕入这个坑。

6月份央补腰斩、地补消失,引发市场震荡,延续至今。从7月到11月,新能源车销量“五连降”,且降幅未能收窄。11月纯电产销9.6万、8.1万辆,降29.6%、41.2%,政策驱动成分一目了然。

巧合的是,通用工人进行全国性罢工后,BBA也祭起裁员大旗。 2018年11月到2019年8月,BBA都完成了换帅,康松林、齐普策、肖特纷纷履新,新上任的CEO们面对不同的财务报表,所见略同。

向电动化转移投资是实话,也是借口。

未来电动车链条明显变短,养活不了这么多人。遗憾的是,电动化的新画卷,尚未完全展开,就露出狰狞的一面,不过眼下离职的补偿还算慷慨。

仔细看看,大众摆出玩命的“all in”姿态,丰田两年前尴尬地就将战略调整成“氢能与电能并重”,氢能技术的青涩,导致“并重”无从谈起。如果从制取都储运再到吸附,氢能取得划时代的技术突破,丰田的战略拖沓就变成洞悉先机。

可喜的是,我们看到了预料中的“抱团”。李斌因为蔚来亏损和销量不利,赢得年度“最惨”称号,而眼下小鹏和蔚来在充电业务上开展了合作。

着眼“颠覆行业”这个长远目标,亏损不是问题。亚马逊亏损不影响贝索斯的全球首富地位,甚至离婚析产也没有撼动他。

混改共奋进

混改一直是国企罩门。亏损企业中,一部分想干没干好,另一部分摆烂不想干了。

如果创业企业上市,早期投资人可以藉此退出,混改如果沦为某种退出机制,吸引力会大打折扣。民间资本也有耐心做长线,鱼钩上则不能栓胡萝卜。

奇瑞和长安新能源混改都经历了一波三折,波折中交易双方才能找到公允价值,此前绯闻投资人都未、或者未能中标,值得玩味。

混改是为了共同富裕,而不是赔在一起,下一轮机遇仍在于电动。好消息是上一轮“黄牌”不带入下一轮,坏消息则是下一轮只有“红牌”没“黄牌”。

混改未来被证实是成功经验、咸鱼翻生,还是临死拉个垫背的,在此一举,诸君奋进吧。

新新创业冒头

当坊间谣传长城与宝马合资的“光束”凉了的时候,时隔1年,光束项目突然邀请领导们挖坑奠基。除了MINI纯电,还多了长城燃油车和宝马发动机两个业务。

MINI纯电的市场前景,不再是光束唯一的倚仗,这对双方来说是好事。对电动业务谨慎,就是对自己荷包负责。

电动圈里,新创业受到质疑。2017年拜腾等还在拒绝投资人,现在后者开始躲着“另一个蔚来”,就是蔚来本尊,新融资计划也不大顺利。

新新创业模式开始冒头。光束和江淮+大众是一种,恒大和宝能则是另一种。恒大“鸣鼓而进”的作风一以贯之。

恒大的全球伙伴峰会,高管多达4位数,全球5大车展的面子捆一块,也不抵恒大的烫金请柬。

只不过,前者要钱,后者承诺给钱,这不难选择。可惜五棵松之夜之后,盛大场面不再是实力的代名词。

恒大的新能源规划,大到不真实。此前同样能折腾的贾老板已经换了地方折腾,而且规模小多了。承载恒大梦想的,是一系列被收购企业,和“上古卷轴”凤凰平台,以及同样不大令人放心的NEVS。

这不是体面的签约仪式、喝喝香槟能够解决的问题。不过,恒大此举至少为低迷的汽车业投资壮了声势。它花自己的钱,投资自己的未来。恒大计划就算败了,也不会搞出“债务重组会”这类玩意,挺好。

“猫王”特斯拉

特斯拉一直是话题小王子。国产化是话题,国产化价格也是话题。

国产特斯拉即将在2020年1月份交付,这已经是创纪录的临港速度。预告片已经在各大车展刷了好几波。价格出来,让粉丝们很是失望,说全球统一价就是统一价,童叟无欺。

中国工厂部署到位后,德国十几个州重演了非洲角马在雨季上演的激烈求爱过程,柏林脱颖而出。

马斯克则像教皇亲临一样,给幸运儿加冕。这标志着特斯拉全球产能部署的进程已经开始,特斯拉现在的股价则让空头心痛。

特斯拉赛博皮卡的造型和设计思想则让人大跌眼镜,但是谁不想有一辆这样的车,带着女朋友兜风。

特斯拉深谙“引流”之道,不去做传媒简直暴殄天物。无数厂家声称将特斯拉踩在脚下,这让后者看上去更像汽车界的“猫王”。

亲历自动驾驶

自动驾驶今年没有达到质的突破,但看上去固定线路的商用车将率先应用。虽然几乎每家车企都推出的新车型不少具备L2功能,但这和2018年没什么不同。

多年来保持技术领先的Waymo,没有大新闻,却步步为营,开始了新征程。

2018年底的时候,Waymo非常接近融资成功。大众CEO赫伯特·迪斯向大众监事会提议,用137亿美元收购10%的Waymo股份,遭到监事会拒绝。后者认为Waymo不值那么多钱。

Waymo去年底投入运营的Waymo one(无人驾驶出租车服务)历时1年,载客超过10万人,现在经常通过手机APP呼叫无人驾驶服务的客户有1500人。在10月29日,完全无人驾驶出租车已经在亚利桑那州凤凰城上路,乘客可以用按钮向后台寻求帮助。

从数百人的“试验客户”、四小块区域,已经逐渐拓展运营范围。不知不觉,我们正在亲历历史。不存在一夜之间的狂喜,量变积累成质变,已在眼前。

自动驾驶必然是未来汽车发展方向,Waymo仍是最坚定的公司,大规模应用仍没有时间表。我们只是不确定,如何度过有人和无人混行的混乱时期。

最尴尬存在

如果有票选,本田温斯顿工厂里的北爱尔兰工人,恐怕荣膺“最尴尬存在”。

2019年早些时候,本田确定在2021年关闭这家工厂,不论脱欧结果如何。但梅首相和继任的鲍里斯·约翰逊都卡在北爱与爱尔兰的边境问题上。

英国脱欧以后,作为英国的一部分,北爱理论上应该“也脱”。但是北爱一直凭借与爱尔兰特殊关系而维持和平,因为都是欧盟成员,各方假装看不到这条边境线。脱欧以后,这条线有点刺眼和棘手。

留在英格兰,北爱工人们注定丢掉饭碗;返回故地,则面临前途上的不确定。同样烦恼的还有日产桑德兰工厂。

脱欧是英国政客典型的“自己挖坑埋自己”的游戏,所有在英国投资的车企都会被殃及池鱼。

结果不断被延期,这个问题的答案注定不属于2019。

同样纠结的还有印度人。在最后一刻,印度拒绝签署谈了7年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莫迪称,“我的良心不允许我(签字)”,此举凸显了“印度制造”在区域经济一体化的两难处境。

印度有理由担心,签署了RCEP后,产能溢出的中国车像其他廉价的中国商品一样,潮水般地吞没印度可怜的汽车工业。

10+5剪印度羊毛的想法落空,但少了总想要特殊待遇的后者,是福是祸恕难预料。

遗憾中的遗憾

当代意义上的大众缔造者、奥迪之父、保时捷和皮耶希家族的双料继承人、品牌集邮者、汽车工程奇才费迪南德·皮耶希,在被迫下台4年后突然去世,汽车的经典时代随之落幕。

他的人生,经历了大半个汽车大工业的黄金时期。从一手建立这个帝国,直到目睹它挣扎于商业信誉崩解的泥潭。皮耶希的感觉,一定比亲密战友背叛更糟糕。还有什么比伟大人物的遗憾,更遗憾的呢?

在他身后,我们正经历车企“家族化”的尾声余韵中。

年初,我们曾想过2019年必定艰难,但没想到如此跌宕起伏。

人们不愿看到没有面包吃的工人,更不愿看到,有人用自己身陷囹圄的遭遇创造了新词“251”,而与“牢饭套餐”相比,动用保安让“被离职”员工不体面地离开,显得温情脉脉。

再苦难的经历,一旦成为历史,就成了阳光下飞舞的纤尘,虽清晰可辨,但已经可以平静地面对了。

挫折和瓶颈,也许是在为伟大的新开端,做一番痛苦而不自觉的铺垫。于是我们想,2020来临之际,不妨怀抱初心,迎接新的一年,是为“初新”。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上一篇:2019厦门国际时尚周盛大启幕 -- 时尚,对话9000岁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