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亿欧元强绑江淮和国轩,手握大权的大众汽车图

时间:2020-06-25 19:45 来源: 作者:木木

[摘要]大众汽车此举并非出钱那么简单,短期来看要扮演“救世主”角色盘活江淮,长期看是为了新能源板块的长期布局和盈利,未来会投入更多产品、技术和人才。

文/腾讯汽车 傲敦

大呼“江淮大众要凉凉”的人被狠狠打了脸。

5月29日一早,大众汽车集团官宣,将投资10亿欧元,获得安徽江淮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50% 的股份,同时增持电动汽车合资企业江淮大众股份至75% ,获得合资公司管理权,实现企业管理模式变革。

好事成双,大众在新闻稿里同时官宣了11亿欧元获得国轩高科26%股份的消息,如果顺利,2020年底大众会成为其最大股东。

值得关注的是,官宣内容除近日“大众入股江淮”传言外,多出了增持合资公司股份的消息。

非常明显,增持背后一是暴露了双方合资公司此前的确存在不少问题,二是表明大众并没有抛弃江淮,为了自己的新能源版图反而重资投入。

当然,大众汽车此举并非出钱那么简单,短期来看要扮演“救世主”角色盘活江淮,长期看是为了新能源板块的长期布局和盈利,未来会投入更多产品、技术和人才。

增资之后,大众或更“偏爱”江淮大众

此次带资入厂是借助2018年合资股比50:50政策调整契机,但背后也是大众汽车在“血的教训”下做出的决定,业内人士看来,为了保证更高盈利和可持续发展,提高合资公司股比是迟早的事情。

大众和江淮建立合资公司之初,业界对未来产品导入和发展前景提出多个疑问,果不其然,三年时间里双方合作并不顺利。

去年9月,江淮大众首款车型思皓E20X上市,但销量堪忧,2019江淮大众亏损达到3.6亿元。

2018年,大众汽车集团与江淮汽车及西雅特签署了一份协议,西雅特品牌计划将自2020年至2021年被引进中国市场。此外,大众将与后两者共同成立一座研发中心,开发符合中国市场需求的电动汽车车型、车联网及自动驾驶技术、并研发纯电动汽车平台。

但就在今年4月,大众汽车宣布延迟西雅特进入中国市场,外媒报道称,大众汽车集团为重塑其全球业务,已从西雅特手中接管了代号为“MEB Entry”的电动车项目,外界认为,西雅特和江淮合作被搁置。

但是在业内人士看来,随着增持江淮大众合资公司的敲定,大众掌握了绝对权后,西雅特和江淮合作被重启只是时间问题。

大众汽车表示,通过增持股权变革江淮大众管理模式,新的投资将进一步强化集团正在推进的电动化战略。合资公司计划到2025年再推出5款纯电动汽车,同时建立、完善电动汽车工厂和研发中心。业内人士预测,江淮大众有可能会导入MEB平台车型。

目前,大众汽车MEB平台主要用于大众、斯柯达和西雅特品牌,已经推出了ID. 3和ID.4两款车型,都属于大众品牌。

在中国,大众汽车合资公司上汽大众专门为MEB平台打造了一座全新的工厂,位于上海安亭,该项目总投入170亿元,规划年产能30万辆,将于2020年10月正式投产。

大众增资江淮大众后,外界对大众现有的两家合资公司表示担忧是非常正常的,至少目前看来,大众在新的合资公司中有更高的决策权,短期内可能会更加偏爱江淮大众,投入更多的资源。

业内人士看来,除新能源乘用车板块外,大众入股江淮背后是为了布局中国商用车市场,目前大众在这方面的布局几乎等于空白。有媒体报道,据相关人士透露,皮卡或是MPV产品,可能是最先实现合作的细分领域。

按照大众汽车的计划,2025年,集团计划向中国消费者交付约150万辆新能源汽车。到2050年,集团承诺在包括中国市场的全球范围内实现碳中和目标。

大众汽车集团 CEO 迪斯博士表示:“大众汽车集团携手实力强劲、值得信赖的合作伙伴,进一步推动集团在中国的电动化战略。电动汽车发展势头迅猛,为江淮大众的发展带来更多机遇;同时,我们将与国轩高科在电动汽车电池电芯领域积极开展战略合作。”

大众入股江淮是目前首个外资车企参与国有车企混改的案例。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简单的内部联合是危险的,从很多的国企兼并联合看,效果总体差异很大,部分汽车业国企的兼并是不成功的。江淮是引进世界级资源的混改,都是在国家的国企改革的大思路下的混改新模式探索。

掌控供应链,低成本应对竞争

想做大新能源,解决电池供应是首要难题,大众成为国轩高科最大股东已然蓄谋已久。

大众汽车集团是首家直接投资中国电池生产企业的外资汽车公司,如顺利获得监管部门批准,该投资交易有望在 2020 年底完成。

大众汽车表示,与国轩高科的合作为大众汽车在未来的电池战略领域、确保电池供应和对冲原材料价格波动等方面获得更深入市场洞察提供了机会。

大众汽车跟国轩高科的合作并非偶然,巧合的是,从2018年开始江淮和国轩高科的合作变得更加紧密。

2018年江淮汽车与国轩高科的全资子公司合肥国轩高科达成合作协议,根据双方战略合作协议,除2018年年底前国轩高科再向江淮汽车批量供应iEVA50车型3500套电池包用电芯外。

2019年,国轩高科确保为江淮汽车续增含乘用车、商用车在内的共计十余款车型的逾4GWh电池,总产值超40亿元。

三方的间接关系,在资本的推动下成为强绑定关系。大众汽车表示,国轩高科现有和未来的项目保持不变,覆盖了从原材料到回收的完整的电池生产价值链。国轩高科将成为大众汽车的认证供应商,未来向集团在中国市场的纯电动汽车及 MEB 平台产品供应电池。

国轩高科在2019年业绩说明会上,国轩高科预计2020年底磷酸铁锂产能可以达到14G以上。

值得注意的是,大众汽车特别强调,目前与其他电池供应商的合作有序开展,不会受到全新合作的影响。

崔东树认为,此次大众入股国轩也是考虑大规模和低成本的竞争。而合肥国轩的磷酸铁锂电池的产品低成本优势明显,这也是有利于大众以低成本产品应对中国市场的竞争特征。

大众也在规划自己建设电池工厂,崔东树表示,特斯拉与大众未来会形成多元化的电池供给,确保高端竞争的自主可控和入门级电动车的低成本参与能力。

多年来,大众和丰田在市场体量上不相上下,但是在盈利层面大众一直被丰田甩在身后。

从大众决心入股国轩高科和江淮可以看出,大众显然已经意识到,只会卖车不会赚钱是万万不能的,尤其在疫情之后,多家企业都在采取控制成本通过聚焦业务来保证长期的盈利能力。

在新能源赛道上,大众不仅要保证供应链的充足,更要通过资源整合协同,保证该业务的长期盈利。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上一篇:神龙汽车武汉工厂正式复工复产
下一篇:没有了

友情链接